不及半年,凯撒众信终止合并:跨境游漫长寒冬黑夜何时了?

北京市歌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    2021-12-08 15:58    84次浏览

终止,而非中止,凯撒旅业、众信旅游5日双双宣布,双方“缠绕”近半年的合并,走向终局。

用什么词来评述此事?无奈,或是一个。曾推动合并,有无奈,而今终止合并,亦同无奈。背后指向的都是在一个确定的寒冬期里,对不确定性的抵抗、自救。

早在今年6月宣布的合并,整体并不被市场所看好,双方股东可能存在的博弈、合并可能涉垄断,以及更重要的1+1大于2的可能性,都是制约因素。

在合并终止的原因解释中,凯撒旅业提到:鉴于本次重大 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,涉及环节较多,且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本次交易 的市场环境变化影响,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......交易双方共同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事项。

null

截图来源:凯撒旅业公告

抱团也好,松手也罢,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正面临疫情2年来可能更为严峻的局面:业绩亏损势头延续,且整体差于去年;出境游政策高压,未有松动迹象;跨境游曙光出现,但也只限于曙光......

前面尚是未知尽头的过冬之路。

无奈抱团合并,又无奈“松手”

凯撒与众信最初选择合并,已颇有无奈之处,可算是不得不合并。

部分主营业务为出境游的企业已在疫情冲击中倒下,显现了疫情之于生存带来强烈危机,凯撒、众信业务盘子大,家底较厚,抗疫能力相对突出,但同时受影响程度也更深,疫情压迫带来的逼仄感走高。

业绩,是直观反映。

在公布合并前,众信旅游2020年营收16.13亿元,同比下降87.2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4.12亿元,同比下降2158.19%。

同期,凯撒旅业营收16.15亿元,同比下降73.2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6.98亿元,同比下降655.74%。

2021年季度,形势没有多少缓解。

众信旅游财报显示,其今年一季度营收8517.01万元,同比下降92.5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463.69万元,亏损同比扩大156.82%。

同期,凯撒旅业营收2.4亿元,同比下降67.9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9409.47万元,同比扩大46.52%。

合并,更多被认为是双方的“自救”动作,但自一开始就有多重不确定性:

1、京东、阿里巴巴分别是凯撒旅业、众信旅游背后的重要股东,而京东与阿里是直接的竞对,非有一致利益下,很难对这一合并投下赞成票;

2、双方都陷入较大困境乃至危机中,合并难有直接的正面积极效应,通俗点说,类同两头受伤的大象相互扶持,不好的一面是对双方都是更多拖累,且从长期而言,两者的互补空间及战略价值到底多大,还要打个问号。

但在“和平岁月”难见的两巨头合并最终出现,至少说明了市场局势的危险性,对双方来说终究迈出了改变彼此命运的抉择。

先活下来,撑更多时间,是首要考虑。凯撒旅业此前的公告提到,此次合并的方式为公司拟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 A 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,同时发行 A 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。

“同时发行 A 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”,这是双方抱团的重要缘由之一。背后是,两巨头合并后在未来出境游市场上新的可能性。

众信旅游侧重旅游批发,凯撒旅业重点布局零售,双方业务互补确实有空间,如果成功合并,未来在出境游市场、产品以及更多目的地资源整合把控方面,可能具备更多话语空间,进而实现在出境游产品与服务层面做厚做长供应链,做长做深供需两端,降本增效,提升竞争力,谋求更多市场扩张机会、更高市场份额。

当然,这些成立的前提,都建立在合并后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有了更多“基础弹药”扛到出境游真正复苏那天。

所以,这里的逻辑是: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合并,向资本市场展现了其未来更多的成长性和更大的回报空间,吸引更多资本及时支持。而资本押的是有了更多资金挺过疫情后,凯撒+众信能够1+1大于2,具备未来在国际市场更高的攻城略地能力,甚至不排除关于垄断的可能。这有点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意思。

参考凯撒旅业公告,其提到,该公司及相关各方对交易双方开展了尽职调查、审计、估值等工作,且交易双方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了多次沟通、磋商与论证。

凯撒、众信近期部分高管离职或人员变动,和正在推进的合并应多少有所关联。

但双方的业绩形势,不乐观走向还在延续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凯撒旅业营收7.8亿元,同比下降34.32%;净亏损2.59亿元,亏损幅度同比扩大34.7%。同期,众信旅游营收4.76亿元,同比下降64.64%;净亏损2.05亿元,亏损幅度同比收窄32.9%。

更具体看这些数据:

1、凯撒旅业、众信旅游今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同比都有较大比例下滑,而凯撒的比例只有众信的一半多,说明双方的业绩恢复境况不佳,凯撒相对好些,应主要在于其国内业务提升了业绩,这将为其后续恢复带来更多可能,但相应的业务布局及拓展也带来更大的亏损幅度,苦日子依然不短;

2、凯撒旅业、众信旅游今年前三季度亏损额都超过2亿元,众信旅游的亏损在收窄,但其营收同比下降幅度很大,说明其业务的复苏更难,或可腾挪的业务空间相对更小,但亏损额又不小,情况其实更危急。

3、疫情第二年,两家出境游巨头难挽业绩颓势,短期内难有实质改观,明年预计将更难熬。

凯撒旅业在公告中提到,合并终止原因在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,涉及环节较多,且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场环境变化影响,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。

这背后或有着对出境游恢复更理性,也可能更现实更“残酷”的预判。

跨境游的寒冬黑夜还有多长?

出入境游当前的局面依然较为复杂。

区域分化、新的不确定性,是两个关键词。

以欧洲为例,早在去年6月,欧盟成员内部即解除了相互之间的旅行限制。跨境游方面,从今年3月起,欧洲多国已陆续推出疫苗护照计划,对已接种疫苗的非欧盟人士开放入境。这些意味欧洲内的国际旅行限制已大幅弱化。

曾对出入境游严格控制的美国近期也有所松动。执惠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有印尼、泰国、柬埔寨、美国、意大利、阿根廷、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提出边境恢复开放新政策,跨境游在区域范围、人员流动方面正出现更多曙光。往积极点说,跨境游的恢复态势在走好。

但新出现的Omicron(奥密克戎)变异株正在添加新变数。

当地时间12月3日,世卫组织官员表示,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毒株已在全球至少38个国家和地区出现,世卫组织下辖6个区域都报告了相关病例。

世卫组织日前指出,奥密克戎毒株在全球范围造成感染病例激增的风险“非常高”,并可能给部分地区带来“严重后果”。

而早在11月26日,为减缓奥密克戎毒株扩散,欧盟决定启动“紧急刹车”机制,暂停往返博茨瓦纳、斯威士兰、莱索托、莫桑比克、纳米比亚、南非和津巴布韦的航班。遵照欧洲疾控中心的建议,欧洲多国政府采取了更加严格的防疫措施。

目前关于奥密克戎的“毒性”还在研究中,其对跨境游的影响程度还有待观察。从目前信息看,奥密克戎对中国的影响还不大,但对中国相关的出入境游政策来说,大概率将加上一道限制。

近期文旅主管部门及部分目的地再次重申: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不得经营出入境团队旅游和“机票+酒店”业务,不得以任何形式搞变通。

中国可算是目前国际上出入境游管控措施最严格的国家/地区之一,甚至没有之一,动态清零、严防输入,相关政策“高压”难去。

中国旅游研究院近期发布的《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21》显示,2020年全年出境旅游人数为2033.4万人次,同比减少86.9%。2021年,预测出境旅游人数为2562万人次,与2019年相比同比恢复17%,与2020年相比,同比增长27%。相比疫情前过亿人次的出游规模,出境旅游依然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

该报告还提到,2022年出境旅游发展存在很大不确定性。

另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入境旅游发展报告2021》也展现了部分关键数据:2020年,我国共接待入境游客2747万人次,同比下降81%。其中,入境过夜游客797万人次,外国游客412万人次,外国过夜游客184万人次,分别下降88%、87%和93%。入境境旅游经历了过去四十年从未有过的萧条。

中国旅游研究院预测,2021年全年,我国将接待入境游客3198万人次,实现国际旅游收入208亿美元,分别同比增长18%和23%,分别恢复到2019年的22%和16%。

还有个细节,在11月22日中国—东盟的相关峰会上,国家高层就未来的中国东盟关系提出5点建议,包括“共建友好家园”,其提出“积极考虑疫后有序恢复人员往来,继续推进文化、旅游、智库、媒体、妇女等领域交流”。

疫后、有序恢复,是两个核心词汇,指向的都是“安全”,延时间、控规模,以此来大致对照出入境游的开放,等待时间预计依然较长,开放幅度将是逐步放开。

对国内的出境游企业来说,上述信息其实都可视为寒冬、黑夜维持期的重要参考。

只能转向国内市场,寻求新转机。

凯撒旅业曾在公告中提到,公司国内游、配餐等核心板块的业务持续恢复,并积极谋求新零售业务以及海南各项业务,加快业务转型升级。

今年8月,凯撒旅业宣布今年以来的一次架构调整,全新组建目的地板块,形成新零售、食品、目的地和旅游四个主要业务板块,并对旗下四大板块的高管团队进行大幅调整。

凯撒旅业在目的地业务正寻求更多的布局扩张,目的地既存在较多可开拓空间,也能成为凯撒旅业各业务协同发展的平台。

新产品供给、新消费转化、新品牌塑造,疫情推高了目的地本身既有的多种诉求。新的目的地服务中,或考验企业在单点服务的突出加持效应,或对企业综合服务的链条性提出较高要求。

具体到凯撒,同样有不小的机会和考验。

用户基础、目的地资源整合能力、国外目的地服务经验等,是凯撒旅业的优势,但国内目的地环境不同,积累也还不够,既有用户与目的地产品还有“脱节”情况,这影响了优势的发挥。

与当地旅企合作,启动“轻户外 慢度假”西藏·林芝主题旅游季,涉及目的地营销、产品打造、新零售等合作;以及启用海南第二总部,在海南落地更多产品与服务。这是观察凯撒旅业在国内旅游市场的两个典型目的地。

疫情带来出境游消费回流转化,西藏或林芝、海南因地域、资源条件及旅游体验的差异化,在中高端旅游消费市场有更多待挖潜力,这与出境游有着“异曲同工”之处。但这其中的精耕细作需要能力,更需要时间。

如何走出还未知时长的黑夜?

免责声明:凡注明 “来源:一点钟” 转载请注明出处;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也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。
  • 微度假、秘境游、“文旅+”:旅游业的转型探索

    2021年,拈花湾文旅重资产景区收益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,但是通过大力拓展轻资产业务,全年拈花湾文旅公司预计实现营收12.5亿元,同比增长74%,净利润7300万元,轻资产开发业务签约13.31亿元,实

    2022-01-19 16:17
  • 2021年访港旅客9.1万人次,同比下跌逾97%

    香港旅游发展局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访港旅客初步统计为9.1万人次,同比下跌97.4%,其中内地旅客初步数字约为6.57万人次,同比下跌97.6%。旅发局表示,在出入境相关的防疫措施下,访港

    2022-01-19 16:16
  • 2022春节旅游,正被层层“加锁”

    即将到来的春节旅游,不是那么乐观。冬奥防疫压力,叠加德尔塔、奥密克戎等变异病毒的影响,致使今年春节面临的防疫举措相较于2021年更加严格。除了跨省游熔断被强调严格执行,以及就地过年的倡议,还有更标配化

    2022-01-19 16:10
  • 目前景区的模式逐渐被市场排斥 开放式旅游区将取代旅游景区

    旅游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,旅游景区是旅游产业中受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之一。很多投资者将大把资金投入旅游景区的建设中,但不少投资者获得的回报却不尽如人意。决策者和投资者希望从景区直接获得旅游收

    2022-01-19 15:15
  • 疫情之下游客出游半径收缩 休闲需求提升

    中国旅游研究院举办《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(No.14)》暨2022年第一季度学术成果线上发布活动,发布了《2021年旅游经济运行分析与2022年发展预测》(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(No.14)),以及《全国

    2022-01-19 15:04